全国两会定调 新能源汽车行业对外开放提速
发布时间: 2018-03-29        来源:中国汽车报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将扩大新能源汽车等领域的开放。全国两会期间,商务部部长钟山也表示,扩大市场开放,履行金融对外开放承诺,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新能源汽车等领域的开放。事实上,我国率先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试点放开的讨论早已有之,2017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期间,中国外交部人士曾表示,中方将形成开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将逐步适当降低汽车关税,20186月前在自贸试验区范围内开展放开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试点工作。现在看来,新能源汽车领域进一步放开只是时间问题,但如何放开、放开后又会给当前竞争激烈的产业带来怎样的影响仍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  新能源汽车领域先试先行

      “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全球车企都想进入中国市场分一杯羹,所以要求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域放开的呼声不断高涨。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认为,当前,我国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对外开放已经到了新的阶段,尤其是江淮与大众合资之后,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开放力度正在逐步加大。无论是在关税方面还是在外资投资方面都有了新的进展。随着双积分政策的落地,企业层面或将还有更多的合资、合作项目落地,而这些正是我国新能源汽车领域扩大开放的实践。

      其实,关于我国汽车领域的开放问题这几年来一直争论不断,尤其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国家组织)在WTO框架内或与中国的贸易往来中,不停提出要求中国扩大汽车领域的开放度。近年来,为了履行WTO成员义务和践行我国扩大开放的发展战略,汽车领域的开放正在不断推进。随着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开放成为新的争论焦点。正如安庆衡所言,我国新能源汽车领域正在逐步扩大开放。

而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看来,尤其在自贸区我国新能源汽车领域已经迈出了开放脚步,给了外资企业公平参与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的机会。扩大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开放,不只是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本身的发展需要,更是汽车行业作为我国国民经济支柱之一,为了国家的开放发展作出的应有选择。而特斯拉CEO马斯克声称的在中国设厂受阻问题,在董扬看来是特斯拉盈利能力不足以及中国新能源汽车准入门槛较高所致,而非政策所限。安庆衡也表示,新能源汽车领域进一步放开是趋势,至于特斯拉在中国的项目能否落地要看其诉求和能力,障碍并非来自中国政策。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也提出,汽车行业扩大开放是必然趋势,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面开放新能源汽车外资准入之后,传统汽车开放政策也会很快出台。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吴松泉告诉记者,从全球汽车领域的开放看,逐步对外资开放是一国汽车工业发展必然要面对的问题。据我了解,汽车整车行业,目前主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均对外商投资没有诸如出资比例的限制,日本、韩国在产业发展过程中曾对外资有过股比限制,不过早已取消。他说,日韩汽车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政府就逐渐由产业政策集中扶持转为法制化管理和开放竞争。

■  扩大开放是高质量发展有益尝试

      当前,扩大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开放既是我国参与世界竞争的需要,也是高质量发展阶段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必须进行的探索。我国汽车产业已从规模增长转为以结构升级、创新驱动为主要特征的高质量发展阶段。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就要通过大力推进技术、管理、机制和文化等创新,促进汽车产业向低碳化、电动化、智能化和自主化发展,大幅增强产业发展的活力、创新力和竞争力。吴松泉称。

      《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要保障全产业链实现安全可控。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专家李万里认为,汽车全产业链的安全可控,从发展大局看至少要握有四张王牌:一是形成稳定且单一大市场的地缘优势;二是铸就中国汽车工业现代化制造体系;三是聚集起优质本土企业的中国方阵;四是产业生态环境的预期积极正面。在李万里看来,我国扩大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开放,与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发展趋势相一致。国家、产业和优质企业的生存需求和发展动机发生转变,对发展模式有了新的设想和憧憬。汽车产业对外开放合资合作的方向已从传统汽车转向新能源汽车领域。这其中既有宏观层面的约束条件,更是企业趋利避害的必然选择。李万里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

      “随着双积分政策的落地,当前,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合资合作也在不断创新,这一方面是新能源汽车领域对外放开的表现,另一方面也是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的需求。安庆衡说,当前我国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发展不仅有技术升级的挑战,也有商业模式的创新,更多的还有资本涌入带来格局的变化,这些挑战要求传统车企必须改变,顺应新变化,找到新的应对措施,而通过对外开放寻求新的发展是企业应对新形势的一种有效方式。从这个角度看,中国汽车产业尤其是新能源汽车行业要想更好发展,取得市场竞争力,甚至迈向国际市场就必须从打开国门、构建充分竞争的国内市场开始,只有在开放的国内市场锻炼了竞争力,才能谋求更好的国际发展。

■  如何开放考验政府管理智慧

      “我国汽车产业发展到今天,在发挥产业政策引导作用的同时,也需要进一步发挥市场竞争的基础性作用和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通过发挥市场竞争的优胜劣汰作用,来进一步增强产业发展的活力和竞争力。吴松泉认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开放需要充分借助市场的作用,用市场竞争充分调动各方活力,促进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早日步入健康的发展阶段。

      而在李万里看来:中外各方对新一轮合资合作的诉求已呈现明显差异。中方新能源汽车企业目前处于引领发展的位置,具有比较优势,因此,寻求通过新一轮合资合作实现产业升级,开辟获取利益的新路径。外方仍然是谋求最大经济利益,近期则是希望从中方获取积分,寻求市场份额和成本的再平衡。这一轮产业安全博弈要达到竞合的境界,即实现双赢,在大局方面要确保全产业链安全可控,在发展趋势中实施逐步放开,先易后难的部署符合国家产业安全的战略。

      安庆衡也持谨慎的态度,他认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竞争加剧,放开的同时也会对本土企业、行业带来冲击。我们不能为了满足外资放开的要求就一味地放开全部市场,也不能因为害怕冲击就紧闭国门,关键还是要制定符合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需求的开放政策,让内外资在市场上充分、公平竞争。安庆衡说。